2020欧洲杯竞猜表

交19900元成“刷脸支付独家代理”新型骗局需警惕

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刷脸支付已不再新鲜,不过,这一新兴的支付方式却被有的人挖掘出了“商机”。

遂宁人石先生便认为自己成了这一商机的套中人。缴纳19900元,成为“支付宝城市独家代理商”,将刷脸支付推广后,可以拿到交易流水的提成收益——这样的“新型商业模式”,让石先生后悔不迭,“不仅交了代理费,每拿一台还要给钱,我觉得受骗了,要求退款。”

“当时云搜度公司自称是支付宝的代理商,只要缴纳数万元就可以拿到一定区域的独家代理权。”石先生说,他在缴纳了19900元后,便成为了“遂宁市安居区的独家代理商”——后续将此刷脸支付推广到商家之后,还可以拿到商家交易流水的万分之十四的收益。

该公司办公场地不大,办公设施也比较简单,员工只有寥寥数人,该公司一位据称负责西南片区的吴坚斌经理出面接待了石先生。

16日上午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陪同石先生前往顺城大街富力中心,走访了这家云搜度公司。

争议最大的,还是上半场左后卫姜至鹏的一次“爆头踢”。第31分钟,他在边路的一次腾空解围,直接亮出鞋钉,踹到了日本队22号球员头部。好在对于这个足球场上的“武打动作”,当值主裁手下留情,只掏出一张黄牌。而从慢镜头回放来看,姜至鹏要是吃到红牌被罚下,一点也不冤。

面对日本队,国足向来胜算不大。最近二十多年来,中国足球落后日本早已是不争的事实。一个尴尬的事实是:自1998年依靠高中锋黎兵的两粒进球2比0击败对手之后,国足此后与日本队交锋从未赢球,迄今已经21年。而在东亚杯历史上,国足此前与日本队交战7场,战绩为4平3负,未尝一胜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李智 摄影报道

输球归输球,这支球队所呈现出来的精神面貌,还是有些不太一样。

对此,支付宝官方提示广大消费者:支付宝没有任何官方刷脸支付代理商;支付宝刷脸代理不会收取任何代理费,天猫官方旗舰店均可买得到“蜻蜓”(支付宝官方的刷脸机器)。

赛后李铁坦言:“很多球员是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出战,有些紧张。回想起我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场是1997年1月,当时我也紧张。现在作为教练第一次指挥国家队,很理解球员。”

随后,记者从该公司所在的富力中心物业方面了解到,云搜度公司已于12月15日,办理了办公场地退租手续,即将搬走。而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云搜度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,现已经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。

如果不是董学升在第90分钟攻入安慰性的一球,李铁的首秀可以说是一场完败。对于42岁的他而言,今后的路还长着呢。

交钱作独家代理 享受商家流水提成

对于自称为“支付宝代理商”说法,吴经理表示,公司从来没说过是支付宝的代理商,如果石先生认为说过,要拿出书面的证据。

随后,双方再次为退款一事展开协商。

石先生称,现距支付代理费已经一个半月,但他至今没有拿到云搜度公司开具的发票,连收据也只收到了一张9000元的收据,剩下的10000元,连收据都没拿到。

当然对李铁来说,他原本有机会改写历史。像以往一样,由于不是在国际足联规定的国际比赛日,日本队并没有全军出击,也没有召回旅欧球员,只是派出二队应战。他们的23人名单中,有11人从未代表国家队出战,12人则为东京奥运会的适龄球员。对于主帅森保一来说,此次率队参赛的目的,更多是为了培养和考察年轻球员,增加他们的大赛经历。

呈现在球迷面前的,是一支相当陌生的中国国家队:守门员刘殿座,后卫李昂、梅方、明天、姜至鹏,中场金敬道、冯劲、王上源、张稀哲、谭龙,单箭头董学升。可以说,除了张稀哲、刘殿座、金敬道等少数两三人外,其他人都不熟悉。看着坐在替补席上的韦世豪、于大宝、曹赟定等名将,难怪有球迷戏言,“替补比首发更像首发”。

李铁之所以舍弃一些名将,排出这样一个陌生的首发11人,恐怕也有这方面考虑:在我手下,不看名气,谁更拼用谁。但踢球并不是单纯的比勇斗狠,中国球员空有拼劲,技术和能力上却差一大截,到头来还是一场空。

1比2落败的结果,让原本对李铁和这支新国家队充满期待的人难免有些失望,但这却是中国足球当下最真实的写照:落后,就要挨打。

12月16日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陪同石先生前往四川云搜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下简称“云搜度公司”),双方为退款一事进行协商,该公司经理吴坚斌回应称,石先生可以申请退款,公司会在7-10个工作日内进行回复。

李铁上任后,多次对外界表示,他挑选国脚的标准,首先是要有斗志、有拼劲、有荣誉感。从首战来看,中国队在场上确实表现出一股狠劲,拼抢积极甚至可以说凶狠。当日本队利用流畅地面配合推进时,中国队往往不惜用犯规阻挡,全场吃到3张黄牌,而对手只有1张。

不过,该公司所在的大厦物业透露,云搜度公司已于12月15日办理退租手续,不再续租;另据国家工商注册系统显示,该公司现已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……石先生遂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,并向警方报案。

从日本队的第一粒进球来看,进攻充满灵气,既有个人脚后跟妙传的精彩发挥,也有整体向前推进的协同配合,真是防不胜防。

中国队的确没有征召主力,但至少这些球员还是李铁精心挑选的中超球队精英,而对手大多数只是国奥适龄球员。即便如此,日本队在场上所表现出的出众的个人能力、娴熟的传接球配合,乃至整体攻防水平,还是要比大他们几岁的中国队高出一截。

他说,石先生购买的产品叫做“交子JoyPay”,是四川蓝海银通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,技术服务由蓝海公司提供,而不是由云搜度公司,“我们是蓝海公司在四川的唯一代理商,公司的确收了钱,也的确为石先生做了APP产品,光是做这套系统,就要好几千元。”

赛前一小时拿到中日之战的首发名单,记者大吃一惊。李铁真大胆,他的首秀排兵布阵完全不走寻常路。赛前国内某家专业报纸预测,除门将对了,其他位置竟然都错。

而在那场商务推介会上,遂宁市共有6名商户和云搜度公司签约,成为了“城市独家代理商”。

特派记者 关尹(本报釜山今日电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为了解相关情况,记者想以加盟代理刷脸支付的名义进行咨询,但这位吴经理说,目前公司已不再招募代理商,因为代理商已满。如果想做刷脸支付的业务,可以找石先生这样的代理商接洽。

从首发11人来看,中国队平均年龄为28.4岁,身价总和为368万欧元;而日本队平均年龄为24.2岁,身价总和为935万欧元。中国队要大4岁,总身价却是对手的1/3。

对于退款一事,吴经理称,石先生可以向公司提交申请,但能不能退、能退多少目前都不能确定,“公司会在7-10个工作日内回复”,并让石先生手写了退款申请书。

石先生在遂宁市安居区经营一家商务宾馆。今年11月5日,他在遂宁参加了一场由云搜度公司举办的商务推广会,关于刷脸支付的城市代理。

严格意义上讲,昨晚出现在东亚杯首战上的这支球队,连“国家二队”都算不上,只能说是二队的“替补”。如此多的新面孔,而且大多数人都是首次代表中国队参加洲际大赛,不得不让人感叹李铁“胆真大”。

并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

随后,他拿出一台刷脸支付的机器进行了演示。经测试,这台机器的确能进行正常的刷脸支付。“要拿这样一台机器需要1699元,但是这笔钱,后期会逐步返还给你——由你发展的商家的流水金额来决定。”吴坚斌随即拿出手机打开一个APP说,成为代理商后,就可以发展下面的商家来加入,发展的商家越多,相应的也能拿到更多商家交易流水金额的提成收益。

16日傍晚,经公安机关协调,云搜度公司已向石先生退款9000元。

但让石先生最为担忧的是,双方还在为退款一事进行协商,而云搜度公司就已经办理了办公室退租手续,“这不是卷款跑路吗?”对此,吴经理称,“公司退租不是要跑路,只是要换一个办公场地。”

不过,在交钱之后,石先生觉察出了一些问题,“先是说交2万元代理费,可以帮我升级成为全国代理商;后面又说拿一台刷脸机器需要1600元,但可以根据机器实际交易金额,每月退还400元,直到(购机款)全部退还完成。”

退租只是换个办公场地

以上种种,让石先生忧心忡忡。